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12部分

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好不好?天下犹未平,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要不是为了救那小子一命,我才不会用这种低眉顺眼的表情伺候曹正清这个白痴。

  那货瞥了我一眼,余怒未褪,但多了点不易察觉的欣喜。

  突然我感到腰间一寒,一个指头生生地戳在了那里。

  我一愣,看向那根手指的主人。

  那根指头像一把枪,顶的我头上的冷汗密密地冒了出来。

  那货像是要口惹悬河的样子,但最终只匆匆说了句,“上马车!”

  “咦?”我傻傻地愣住了。

  他简直恨不得告诉全天下人自己是什么要做什么的劲头,嘴角忍着笑,“你不年轻,我也不年轻,只好趁这样明媚的光阴,做尽天下未竟之事!”

  后来我才知道他要做的天下大事是什么。狗日的,打死我也不会去的!

  我的右眼又狠狠跳动了一下。

  那货挥了挥手,象驱赶蝇蚊,于是余思哲同学在一片茫然中上了那辆贼车……

  O(∩_∩)O

  求收藏!

  下一章《天下大事》

  甜蜜地要死!我怕会腻死你啊~~吼吼吼

  收藏过20,再更一章
第113章 天下大事(1)
马车很宽敞豪华,跟上次在红枫山庄外面见到的有天壤之别。不得不承认,曹正清这个家伙很会享受。

  马车缓缓地行走在长安郊外。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纯白色的云朵,穿过宽大的窗户,暖洋洋地照在人身上,每个细胞都不禁慵懒起来。初夏的风,温柔宜人,软软地吹在身上,如同温度适宜的水,缓缓流淌。

  我端坐于曹正清对面,一路无言。

  这是个令人沉醉的下午,如果对面的男人换成丰神俊朗的易剑,一切就完美的不可思议。头顶的天空是一种通透的蓝,我和易剑,白衣胜雪,站在苍茫的绿色中,这初夏的风无论吹得轻与猛,我都愿接受,有这样华丽丽的贵公子相伴,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惬意,让我等待着的一切幸福都伴着初夏的风一起到来,尽快到来吧......

  但是,总有人要打破这样的和谐,就算他不开口说话。

  抬头看到对面闭着眼睛的曹正清,我又是失落中夹杂着烦躁的复杂情绪。没来由地,看到这个男人就有想虐他、吼他、揍扁他的冲动。

  随着马车的前行,道路突然颠簸起来,我扶着车窗才勉强不让自己东倒西歪。在这样的颠簸中,曹正清依然坐的稳如泰山。这个男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做到风平浪静,处变不惊。

  阳光落在他身上,反射出一种朦胧的光泽,我微微有些发怔。这个男人没有易剑俊俏,但身上却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像一个强大的磁场,叫人挪不开眼睛。

  “看了这么久,累不累?我有这么好看么?”

  一句话当头劈来,我愣地无论如何有点张口结舌。那货是脑门上长眼的怪物吗?此刻他明明是闭着眼睛的。

  “谁看你了?自恋!”我顶的毫无底气。

  “做人要诚实!”曹正清缓缓睁开了眼睛,戏谑地看着我。

  “好吧!我承认看了,不光看了,还看了一路,看到一个说要做天下未竟之事最后却在这里装睡的白痴!”

  “没有装睡,是真睡!”那货一本正经,眼睛里有种一闪而过的名叫无奈的东西。

  “你……”我愕然,但这样的愕然很快转变为恶毒,“早知道你真睡,我就该干掉你,为民除害!”

  曹正清愣住了,然后“扑哧”一声,两个单音节词顺势从他嘴里吐出,“扑哧”过后是一阵朗声大笑,笑了足足有三十秒钟。我甚至怀疑某人会这样大笑而死。

  “很好笑么?”我一边囧着,一边一拳打在他的胸口。曹正清没有躲闪,于是那记左勾拳便生生落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第一次听到有人当着我的面说,要把我干掉!”那货好不容易止住了大笑。
第114章 天下大事(2)
“你是个坏人,干掉你,为民除害!”我突然有一种想喷人的念头。

  “何以见得我是个坏人?”那货便戏谑地看着我。

  “我见过的东厂厂公都没有一个好东西!个个阴狠毒辣,杀人如麻!”我恨恨道。

  “哦,是吗?敢问副总管大人到底见过几个东厂厂公?”曹正清似笑非笑。

  只这一句话便叫我愕然,我哑住了。对东厂的所有邪恶印象都来自一个叫电视剧的玩意儿。这一刻,我竟然不能确定,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不是我固定印象中的那一类。他突然漫无边际的冷漠,突然肆无忌惮的大笑,又或者在我面前放心的熟睡,在人后偶尔露出的使坏的小性子……这一切,都叫我深深疑惑……

  “那个……不是说要趁年轻做天下未竟之事吗?是要打仗吗?要改革吗?要抛头颅洒热血吗?”我的弯拐的有些生硬。

  曹正清倒也满不在乎,不再追究我的胡言乱语,他看着窗外的苍茫,只说了声,“恩!”

  这一个单音节词,在我的脑子里,便顺理成章地理解为“打仗”。

  而这两个字突然让我热血沸腾起来,我低低地吼道,“这辈子,我想要报国,而死都未必有机会!国难当头,岂能坐视!”

  我几乎忘了自己是穿越而来,老实说,这个鬼地方打不打仗,关我屁事。然而,从小的耳濡目染和我家老头子的耳提面命,让我星子里总是会不自觉的跑出“国家大义”这些豪言壮语。

  曹正清收回了看向窗外的视线,转身直直地看着我,“二十郎当岁,说什么一辈子?打仗是军人的事,你这个小奴才只管斗蛐蛐就行了!”

  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氛围,我哪里能听得出这货话里的深意。很多年以后,当我站在绝情谷之巅,看着脚下白云缭绕,回想这一刻,才明白这短短的一句话中所包含的宠溺……

  现在,这句话只叫我愤怒,我反问道,“那你呢?国难当头,主公大人又准备怎么做?”我故意强调他的崇高身份。

  “我……我和你一起斗蛐蛐啊……”那货没心没肺地大笑。

  于是一个叫余思哲的白痴就是那么天真无邪地把曹正清噎了个半死:“在其位,谋其政,不是吗?东厂厂公难道要做尸位素餐的人?”

  曹正清脸色便黑黑白白,变幻不定,最后紧绷着脸儿挥着手:“……空谈误国,闭嘴!”

  “空谈误国,闭嘴误国,斗蛐蛐也误国!”我愤怒地用脚踢对面的男人。

  “那就在我怀里杀身成仁吧!”曹正清话音未落,下一秒,我便老老实实闭了嘴,不是为别的,而是因为我没法再开口。

  那货一把扣住我的手腕,顺势一拉,我便毫无预警地扑到他怀里……
  作者题外话:接下来,甜蜜蜜哦~~小心你的小心脏,吼吼吼~~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115章 天下大事(3)
一个温热的唇瓣就这样狠狠地贴了上来,带着霸道和不容分说。就在一瞬间,一股男人的灼热气息扑面而来。我心底一震,呼吸被夺去了。

  天哪,这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吗?我要晕倒了。

  曹正清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我,带着几分惩罚意味,辗转厮磨寻找出口。

  我完全被这家伙的气势所惊扰,一急,真是有些愣,又有些怔。我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也睁大眼睛回瞪着我,急急地吼了句,“闭上眼睛!”

  鬼才会闭上眼睛。

  “呜呜……放开我……你这个白痴……”我挣扎着,双手不停捶打着那货的胸口。但是这家伙臂力吓人,完全挣脱不开。

  倏地,他的右手掌猛地托住我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我,两人便紧紧地贴在一起。

  我的脸滚烫地燃烧着,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一条温热的舌,在我的唇瓣上肆无忌惮地扫荡,我咬紧牙,想左右躲闪,却发现根本动弹不了。

  “不要这样~~曹正清~~”我在心底无声呐喊。

  看着这个攻城略地的男人,他紧闭着眼,眉峰微蹙,长长的睫毛在风中颤抖,我突然没来由的微微发怔。

  他面色微红,如一朵赤金莲花,更似水上飘起的春夜曼陀铃……俊朗,狂热,冲动,决绝,放肆,不顾一切……

  一种新奇而陌生的感觉在我心底悄然蔓延……

  曹正清宽阔的胸膛几乎把我整个儿包围,紧贴着他火热的胸口,隔着薄薄的衣衫,我抚在他胸口的指尖突然传来一阵战鼓般的有力心跳……

  在他的胸前,我犹如无力的紫藤花,突然寻到了一个有力的依靠……

  这苍茫大地上的孤狼,历经三十五年烈烈风尘的男人,多少枭雄豪杰做了他的刀下之鬼,置身于睥睨天下的顶峰,一步之遥便踏上权利巅峰的宝座。

  被这样的人拥在怀里,到底是幸福的云游呢,还是永恒的苦役……

  几乎就要这样闭上眼睛,唇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飘散……

  我吃痛地呜咽出声,下一秒,一条温热的舌便霸气地滑进我的口中,攻城略地,势如破竹,并迅速占领了高地,不断地挑衅,无尽的纠缠。

  我挣脱开双手,用力锤打他的胸膛,又是掐,又是挠的,但是曹正清的大手一把包住了我做恶的双手。

  他呼吸的轻风吹动我,在一片叮当响的阳光下,那双宽宽的手掌,再一次覆上了我的腰。
  作者题外话:霸道的曹正清大人会放过小哲哲吗?三十五岁的男人,却如十五六少年般恋爱,那样汹涌的感情如何寻找出口......且看下一章《天下大事4》
第116章 天下大事(4)
我步步退缩,却无处可逃。

  城墙轰然倒塌,战火滋生蔓延……身体像突然被点燃的蒿草,滚烫而火热的燃烧……

  一种满满的男人的味道包围了整个身体,在那淡淡的野薄荷的香味中,曹正清的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

  他的吻,带着试探,挑衅,纠缠和不容分说,如涌起热情的千万层浪头,千万次把我淹没。他像与我有仇似的,不断地索取,不断地用力,不断地转辗反侧……

  这一吻,吻过了万水千山,吻过了似水流年,吻过了沧海桑田。他是如此贪婪,像是要吸出我全部的魂灵。

  我微微喘息,手竟在不知不觉中攀上了他的肩膀,犹如一个转瞬即逝的迷梦,我无力抵抗,只能被迫迎接。而这个动作却叫他误解为鼓励,曹正清猛地抱紧我的身体,向后一旋,两人便顺势倒在地上……不再犹豫,不再彷徨,不再胆怯,不再逃跑。时间疯狂地旋转,雪崩似地纷纷摔落……

  “小奴才……你今天……好美……”一个如同呓语的声音从男人嘴里溢出,带着魔力的性感。

  我的脑子一片混沌……

  “不要再挑衅我了,好不好?”男人温热的气息在我耳边浮动。密密的吻落在我的肩膀和锁骨上,薄薄的衣衫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恩!”我头脑发晕,被那些滚烫的吻迷惑地七荤八素,根本分不清现实,亦或虚幻。

  “你知道什么才是我眼里未竟的天下大事吗?”曹正清低声在我耳边喃喃自语。他的衣衫不知什么时候也被解开,而我的指尖正拂过那一片力与美的海洋,这样的触觉,竟让我心底一阵战栗。

  “恩?”我双眼迷蒙,晕晕乎乎地答道。

  男人低头不语,眼中是我看不懂的情愫……

  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冰凉,一个吻深深地落在哪里,伴随着一双抚上我裙底的修长的大手。

  那一刻,我打了一个激灵,如同触电一般震惊,整个人如坠冰窖,生生惊醒。余思哲,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瞪大眼睛,看着身上这个微微喘息的男人,足足愣了两秒。

  说时迟那时快,我松开刚刚还攀在曹正清肩膀上的手,下一秒便猛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曹正清停了下来,他仰起头,有些不解地看着我,“怎么了?”

  “你……你下去……”我又气又急,又羞又怒,脸颊绯红。

  “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你又发什么神经?”曹正清有些微怒,皱着眉看着我。

  “你下去,离我远点,滚开!”我歇斯底里的大叫,双手胡乱地推搡着身上的男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随时都会溃堤。
  作者题外话:哇~~曹曹生气了~~怎么办?欲知下文,且看下回分解。求收藏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117章 心有所属(1)
曹正清怔怔地看着我,眼底有逐渐升腾的怒意,“为什么?”

  “滚开!不要碰我!你居然敢问我为什么?”我抓紧胸前凌乱的衣衫,羞愧中带着愤怒,自责中带着屈辱,“我告诉你,想找女人,你找错对对象了!”

  “找女人?你再说一遍!”曹正清沉下了脸,语调一如既往地冰冷。

  “我说,我讨厌你,请你不要碰我!想玩女人,找别人!”我悔恨到想死,自责到想死,那样的余思哲如一个dang妇。而这个男人难辞其咎。

  “刚刚有人似乎很享受的样子!”曹正清冷冷地一笑,眼底是残忍的恨意。

  这一冷笑,让我的伪装的坚强轰然倒地,残存的尊严却让我再一次口不择言,字字成伤,“我只是想看看所谓的东厂厂公到底有几分扔耐能力,最后发现,也不过如此!”

  话音刚落,一个巴掌狠狠地甩了过来,我顿时重重摔倒地上,嘴角撕裂,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飘散。

  我抬眼,对上一张冷漠又绝情的俊脸,曹正清的眼中竟是千分的决绝和万分的不解。

  “你在戏弄我?”他狠狠地压抑着怒气,拳头在格格作响,“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快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此刻的曹正清如一头愤怒而受伤的野兽。

  我垂下头,不敢看那双黯然的眼睛。

  曹正清,去掉所有耀目的光环,也不过是个男人,一个三十五岁有血有肉的男人。只是他被太多的人当成了神,时时供在高处,夜夜不能胜寒。

  岁月在他的年轮里刻下无尽的风尘,却吝啬地不给他一份深情作为补偿。他的绝情,他的冷漠,他的心动,他的伤痛,看在我眼里却是一阵阵的心痛。

  余思哲,把自己可笑的尊严转变成伤害他人的利剑,真正的可耻啊!我痛恨这样的自己,明明做了却又不敢当,明明错了却又不敢认。

  有些恨,挫骨扬灰不后悔。有些爱,逃不出天网恢恢。

  “对不起!”我嗫嚅着嘴唇,低低地说出那三个字。

  曹正清一愣,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从不低头,不畏死生的女人,这一刻却对他说对不起。

  沉默。时间仿佛过了一万年那么久……

  “对不起!”我抬起头,带着懊悔和自责,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曹正清的脸上是百转千回的思绪,又惊又喜又疑惑又愠怒,反反复复千变万化,最后他愣愣地吐出一个字,“你……”
  作者题外话:小哲哲,敢爱敢恨,敢作敢为,我稀罕~~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118章 心有所属(2)
“我没有戏弄你!我承认,那样的时刻,让我迷醉,沉沦,不能自拔,没有力气抗拒你,也无法推开你,我也渴望温柔,渴望热血,渴望坚实的肩膀和有力的双手……真的对不起……是我太自私……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刚才冒犯的话……我收回……”我明明是在道歉,可听上去却更像表白。那意思便是:余思哲,你在那一刻为曹正清动了心……

  而这样不加掩饰的坦白反倒让这个男人不知所措起来。

  他怔怔地看着我,想上前扶我,却又踌躇不安。这样的曹正清,不像曹正清,更像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东厂主公,绝不会像现在这个男人这样手足无措。

  我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再多说一句,我就会羞愧地死掉。

  恋爱中我是低能儿,不懂得保护自己,只想燃烧殆尽,最后挫骨扬灰。我的坦白,让自己良心安宁,哪怕最后换来的是一声冷笑和无情的嘲讽。

  我感觉到:这一刻,正在慢慢消逝,成为往事,成为记忆。曹正清闪耀不定的微笑,浮动在我一层层的泪水里。

  是的,那个男人终于扬起了嘴角,是无情的讥笑吗?

  “我请求你,不要嘲笑我!”我默默背过脸去,不敢探究那样的表情。

  下一秒,我整个人竟跌进一个温热的怀里。

  我惊魂未定地抬眼,正好对上一双发光的眼眸。曹正清低头,轻柔地吻去我嘴角的血丝和眼角的泪痕,这一次,我没有抗拒。他是那样地小心翼翼,生怕再次弄痛了我。

  “疼吗?”他眼里是深深的悔意。

  我点点头。

  “真是该死!”他懊恼地皱起了眉。

  我摇摇头,幽幽道,“是我自找的,不怪你!”

  “不要再考验我的扔耐力了,我怕下一次自己会忍不住杀了你!相信我,这绝不是威胁!”曹正清轻轻在我的额头啄了一下,眼底是一种我看不懂的感情。

  我明白,他说的是实话。但我又不敢保证自己今后不做出惹他生气的事情来,于是模棱两可地答道,“我尽量!”

  “呆在我身边,让我照顾你!”他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不容分说的命令道。

  我愕然。此刻的曹正清,让我琢磨不定,而这样坚定的眼神,更让我心惊胆战。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把我当傀儡吗?还是玩偶?一个月的期限还远远未到,这又是他玩弄我的手段吗?

  “呆在我身边,你有什么不满意的?需要考虑这么久吗?快回答我啊!”看我迟迟不做声,曹正清有些愠怒,假装狠狠地瞪着我。

  “对不起?”我敛下眼,不敢看他的眼睛。

  “恩?”曹正清一愣,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作者题外话:呜呜呜~~小哲哲啊,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点接受~~欲知下文如何,且看下回分解《心有所属3》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119章 心有所属(3)
“对不起,主公!”我抬起头平静地说道,这一次,带着坚定而决绝,不留一丝余地。

  曹正清疑惑地看着我,似乎要看进我的灵魂里去,我也直直地看着他,想探究他眼底的深意。于是,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足足停留了十秒钟。

  蓦地,他收起了愣在嘴角的笑意,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冷冷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毫不隐瞒地坦白,一如刚才对他的道歉那般坦白。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这样极端的感情在余思哲的世界里,永远没有折中。我不会因为感激而爱上谁,也不会因为恐吓而放弃谁。

  “是谁?”曹正清冷冷的看着我,挽在我腰上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我暗暗吃痛,却依然咬着牙不让自己呻/吟出声,只是平静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我想没必要告诉主公!”

  “是易剑?那个阴险的小白脸?”曹正清沉着脸道。

  “易剑才不是小白脸,而且他光明磊落,又救过我,不准你说他阴险!”我有点恼火,“曹正清,你可以骂我,可以甩我巴掌,可以嘲讽我,但是,我不允许你侮辱易剑!”

  “红枫山庄没一个好东西,你要是跟他,就是和我做对,你最好想清楚!”曹正清恨恨道。

  “我想的很清楚!就算与你为敌,我也不会改变。我只忠于自己的内心,我的心告诉我,那里只有易剑一个人!主公的好意,思哲心领了!”

  “既然这样,那你刚才对我说那些,又是什么意思?我在你眼里算什么?将堂堂东厂厂公玩弄于鼓掌,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曹正清突然压低了声音,怔怔地看着我,他的声音有丝难掩的沙哑,眼眸中有一闪而过的落寞。

  “我……”一时竟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这样的曹正清让我无所适从,如果他骂我打我嘲讽我,我便可以用恋爱自由义愤填膺地回敬他,可是,他没有,只是偏偏用这样的落寞来抵御我的无情。

  心,竟在那一刻微微地痛起来。曹正清,不要逼我,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如同两条平行线,永不会有交集的一天。

  “你的心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曹正清放低了声音,平静地问道。

  我坚定地点点头,抬头细看他的眼眸,想读懂那里面波光流转的思绪,但是下一刻,他撇过脸去,目光投向了窗外。

  马车已经到达目的地。日暮西山,窗外是万道霞光,照在那张俊脸上,绚烂的无以复加。

  我微微抿紧了唇,心突然毫无来由地抽搐了一下。

   
  作者题外话:呜呜呜,小曹曹被拒绝了~~哲哲和小曹曹的感情路还是会很辛苦呢~~求收藏!
第120章 寂寥山河(1)
看着眼前的男人,我的心微微纠结,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可心里却有一丝愧疚闪过。我静静地看着他,他静静地看斜阳,一时无语。

  就在我的指尖碰到他衣袖的那一刻,曹正清仰天一笑,那是一种豪迈中带着洒脱,深沉中带着平淡的笑声。然后他倏地一甩袖,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我一惊,手便生生顿在半空。

  他看着了我一眼,那眼神看在我眼里,意思明明白白:余思哲,从此你好自为之。然后他微微扬起了嘴角,无声地越过我,跨出了马车。

  两袖一甩,清风明月;仰天一笑,快意平生。此刻的曹正清,我看不懂,那样的笑容,我更不懂。

  我依然愣着,却听到马车外曹正清的声音,“下来吧!”那语调早已淡然……这样的男人……永远是这样……拿得起放得下……

  踏出马车,我眼前一亮,连日来的抑郁一扫而空,所有的杂念在这一刻通通抛到了九霄云外。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此情此景,脑中唯有一个念头:茫茫云海,万里河山,此处已独占风骨的一半。

  巍巍山峨荡现俊逸之气,柔雅之水清拂迷人霞彩。一棵桀骜的青松立于崖边,似乎能听到昔日文人的高吟低哦;一片悠游的浮云深处,刻着先辈不曾带走的灼灼风姿;一滴晚露的晶莹里折射了千古文人的惆怅和俯洄;一道斜照残林断碑的夕阳,如前世对后世超时空的精神宽慰。

  瑰丽山河,行云流水,飘然有遗世独立之风。

  我目瞪口呆,半晌才讷讷地吐出一句话来,“这是哪里?”

  “绝情谷之巅!”曹正清视线早已越过彼岸世界,声音也带着不真实的虚幻。

  氤氲云海,遒劲青松,古老残碑,万纫之巅。这一刻,曹正清是飘然遗士,而我是欣喜若狂。一时兴起,不禁冲那峻远的风骨和寂寥山河振臂高呼,“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于是,山那边便传来层层叠叠的回声,像波涛一层一层,拍打着堤岸……

  “说得好!这样的风骨嶙峋,磅礴大气只有孟德可比……”

  我转头看着说话的男人。此刻的曹正清正背着手,长身玉立,面向无尽苍茫,山巅的风吹过他的长袍,撩起他的发丝,斜阳夕照里,他俊美如神。

  我微微发怔。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正清念了半截,停下来看着我。

  我没有推迟,稍一沉吟便大大方方地接了下去,“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讌,心念旧恩……”

  这是我家老头子常挂在嘴边的曹操的《短歌行》,从我懂事起就天天耳濡目染。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曹正清看着远山,平静地念道。

  这首《短歌行》实乃一曲“求贤歌”。

  “难道曹正清也求贤若渴?”我暗暗思付,“他的功业不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么?”
  作者题外话:码字狂人又在华丽丽地继续~~曹正清,拿得起,放得下,真正的大男人~~求收藏~~接下里是经典篇《寂寥山河2》

  曹正清眼中的天下大势~~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121章 寂寥山河(2)
暮色渐浓,银月静静洒下清辉。

  我闭上眼睛,悄悄地躲进这样的温柔里,让这浩渺的回忆和纯蓝的思绪慢慢将我融化。

  夜空中的沉寂悄然浸入我的心灵,初夏的气息伴随着旷野中的风一起轻轻掠过我的心头,似曾相识,却又愈远愈真,愈久愈醇。

  寂寞终于无声无息地飘来,很多年后,当我忽然想起这个夜晚,我竟然发现无法再看清这个男人......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男人,绝情谷之巅留给我太多的震撼,太多的惊愕……

  静与动,噪与幽,夜风和云海,野朴与隽美,颓秃与葱茏,都像在一定比例中冥然契和适意的舒展。人总是有种不愿苟安的情绪,太多的和谐能成为一种生命的消磨,或是激|情的中途懈倦。而思绪在一阵充溢着和谐体验的雾蔼背后,终于归于更深远的历史烟尘。

  渗不透的烟尘,恰是曹正清接下来这句话的份量。

  “世人都说我曹正清,位高权重,图谋造反,挟天子以令诸侯,你觉得是这样么?”

  “咦?”我愣住了。

  等我反应过来,细想,我再次愣住了。苍天啊,这个男人是吃粮食长大的吗?这样的问题居然可以随随便便拿出来问?

  于是,我一边囧着,一边扭头看向那个白痴。

  此刻的曹正清,浑身沐浴着月的清辉,眼睛依然看向远方,面色平静而深沉,完全不像不经大脑抛出一个疑问捉弄我的样子。

  他想听到什么答案?难道我可能跟他说,“是,我觉得你曹正清就是图谋不轨,想当皇帝!”除非我疯了。

  我叹了口气,也学曹正清的样子,背着手,身体挺的像一杆枪,眼神漫无目的地飘向天际,然后沉重地开了口,“不知而言,不智;知而不言,不忠;为人臣不忠,当死;言而不当,亦当死。主公,你还是直接定我的罪吧!”

  豪纵放逸在这里走向凝敛与厚重,巉岩险阻也变成僻静与峻远,在这样的气度不凡中,曹正清有些发怔地看着我。

  然后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意,“你变聪明了!”

  我便诚惶诚恐地笑纳,心里暗暗道,“就算是一头猪,跟你曹正清混久了也会变成大神!”

  但这货接下来的话,便叫我跌进十八层阿鼻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曹正清:“天下北燕南魏中太明,西联楚国,东接强晋,现在,晋国对太明虎视眈眈,屡犯我边关,依你之见,是采用合纵,还是连横?”

  “咦?”这是我今晚第三次发愣。

  曹正清看着我点点头,眼中波澜不惊,“朝中分为两派,以杜礼风为首的合纵派和以六王爷为首的连横派。你说说看,是采用合纵还是连横来抵御强大的晋国。如果你能说服我,我便不治你适才狡辩之罪!”
  作者题外话:余思哲同学会讲出什么狗屁道理呢?欲知下文,且听下回分解《合纵连横》

  猜猜看哈,猜对加更5章,要说的有道理才行哦
第122章 合纵连横(1)
那轮银月终于被乌云遮蔽,昏暗的绝情谷之巅,偶尔钻进几缕奢侈的光线。一个长身俊朗的男人,沉默在光线的最远外,除了拂过身际的越来越猛烈的山风,一切显得静寂。

  很快,风中带着丝丝水汽,奔腾的乌云黑压压地从远处袭来,压抑与逼仄已到了极限,像是奔突的伏流。

  透过昏暗的静默,依然是沉寂。

  满朝文武都搞不定的问题,曹正清居然抛给我,并且又是作了轻描淡写的生死之约,仿佛我和他之间,永远只有这样,极端的对立,不是生,便是死,没有折中。

  在良久的沉默中,突然一陈剧烈的干咳在寂静中响起,那是一种咳得几乎不出了气息的绝望,只有一个人,余思哲。

  我稍稍平缓了下来,顺便把那货的“生死戏谑”理解为报复,亏我刚刚还在心底赞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大男人,明明就是个睚眦必报的混蛋。

  也是这阵干咳,把我从纷乱的思绪中拽出……

  “有本事就说服我!”曹正清似乎无比耐星,依然在不慌不忙地等我的一个回答,他特有的低沉的嗓音被渐起的夜风吹远……

  待气息趋于平和,我抬起捶完胸的手,不安地搔搔后脑勺,在搔完后脑勺的同时又看着那个淹没在黑暗中的男人。

  我听到自己声音里那种必死的决绝,“合纵,就是联合许弱小的国家去攻打一个强国,而连横,就是侍奉一个强国去攻打许多弱小的国家,依我之见,这都不是保全国家的良策。”

  我话音刚落,那个淹没在黑暗中的身影竟微微一顿,然后依然是平静到乏味的声音,“继续说!”

  我脑门上的汗便涔涔地落下来,咬咬牙继续说道,“主张连横的大臣一定会说:不侍奉强国,遇强敌就要遭殃。但是,殊不知,侍奉强国必定要有实际行动,就得献出本国的地图,呈上国君的玉玺,并俯首称臣。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献图割地,国土就会缩小;呈上玉玺,君主声望就会降低。”

  我顿了一下,想竭力看清曹正清的表情,但那家伙隐在黑暗中,一声不吭,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汗水正一点点湿透背上的衣衫。

  “国土缩小国力就会削弱,君王声望降低政治就会混乱。就算是一头猪,到这一步也能明白,参与连横而侍奉大国,还没看到利益,便先失去了国土,搞乱了政治。所以这不是保全国家的良策。”

  乌云翻滚,山风渐冷,一场大雨眼看就要滚滚而来。

  黑暗中响起曹正清的声音,“继续说!”那样寒彻心扉的语调,让我的底气一点点逃离……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啊~~小哲哲的歪门邪道到底顶不顶用?欲知下文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合纵连横2》
第123章 合纵连横(2)
我用手抹了一把汗,继续说道,“那些主张合纵的大臣一定会说:不去援救小国而侍奉大国,就会失去天下诸侯的信任,而失去天下诸侯的信任,国家就有危险,郡主地位就会降低。但是,殊不知,援救小国也必须要有实际行动,那就是起兵对抗大国。”

  我吃力地咽了咽口水,继续道,“援救小国未必能使小国存活下来,而对抗大国未必就会成功,稍有疏忽便会遭到大国的征服,出兵作战军队就会吃败仗,退军防守城池也会被攻破。所以说,参与合纵援救小国,还没看到它的利益,却已经丧失了土地,军队就已经吃了败仗。所以,依我之见,合纵也并不是保全国家的良策!”

  这一次,我一口气说完。

  等说完了才发现,汗水早已浸透了整个衣衫。

  我抚着胸口,大口地喘着气,等待一个生死未卜的回应。

  滚滚的乌云在头顶翻腾,在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狂放架势中,曹正清依旧沉默,只是他身上压迫的气势冷的吓人。

  我踌躇着,忸怩着,像小媳妇一样怯怯地看着他,最后吞吞吐吐道,“主公大人……我才疏学浅,孤陋寡闻,以上实属胡言乱语……”

  没等我说完,一声发自心底的长叹硬生生地打断了我......

  曹正清背着手,立于悬崖边缘,狂风吹起他的长袍,在空中猎猎作响。群山积聚的气势已经到了咄咄逼人的地步,这个沉默中带着霸气的男人在这样的水墨山水中遗世孤立,反倒与这样的逼人气势默契成了极致外的极致,和谐中的和谐。

  一个平静到冰冷的声音响在我的耳边,我一愣,又是愕然中带着不可思议的古怪表情。

  曹正清长叹一口气道,“连一个小奴才都懂的道理,满朝文武竟然没有一个看破……”

  “咦?”我一愣。

  曹正清连正眼也不看我,平静无波道,“西周由于合纵而亡,卫国由于连横而灭,假使周卫两国不急于实施合纵和连横的计划,而将国内的政治严加整顿,将法律禁令严加彰明,赏罚分明,积蓄力量,百姓拼死坚守城池,天下各国即使夺了他们的土地也只能捞到不多的好处,相反,进攻他们却要付出很大的伤亡。那么,万乘之国亦不敢在这样的坚城之下把自己拖垮,以至于让别的强敌趁着自己的疲惫来整治自己,这才是使国家不会灭亡的办法。”

  我说不出话了,心底有一种说不清的的感觉在澎湃……

  眼前的曹正清,叹息的曹正清,说出这番话的曹正清,到底是无恶不作的J雄,还是家国天下的英雄,还是亦正亦邪的枭雄,我不懂……只觉得眼前的身影突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狂放,冷酷,阴狠,孤傲,绝情,刚强,所有这些并不美好的形容词背后都是一个谜一样的曹正清,层层叠叠的身影合在一起,最终组成了这样一个男人。

  正当我陷入自己繁复的思绪中时,一声气贯山河的仰天长啸响彻了夜的绝情谷之巅。

  我震惊了……
  作者题外话:这几章是不是很无聊~~讲些治国方略的东西,不要见怪啊~~洛洛的文是杂文,什么东西都有可能出现~~

  真正的精彩藏在后面那~~求收藏~~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124章 魂断绝顶(1)
这样的曹正清让我迷茫,这一声仰天长啸,道不尽几多深藏不露的心思。

  今夜,他的每一句话,每一声叹息,每一次皱眉,每一个眼神,都不自觉的投入,投入的十分率真。这算不算是一种无处可逃的逃避,一种不得解脱的解脱。

  正当我出神地想着,曹正清突然转过身,直直地看着我。

  我怔怔地回瞪着他。

  曹正清微微扬起嘴角,淡然一笑道,“你真的很不简单啊,余思哲!”

  我看着眼前微笑的男人,狠狠怔住了,然后是彻底失神……

  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完完整整从他嘴里说出来:余思哲,余思哲,余思哲。这一声余思哲竟让我的脸微微泛红。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居然可以叫的这么动听,他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不能言明的笑意,星感的嘴角微微一扬,那三个音符便如行云流水般飘逸而来。

  第一次看到曹正清这样清爽无尘淡然无波的笑容,如信步闲庭误入牡丹深处般让人惊/艳,一个云淡风轻的眼神,便足以让人惊愕到窒息。曹正清绝对有这个本事,只要他愿意,你便可以如沐春风。

  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没来由地漏跳了一拍。

  我依然傻傻地楞在那里,浩渺的心思如漂泊的游子,终究不能归来……

  在远处马车飘忽的烛光下,我看到曹正清一脸淡然的笑容,一句不知道算不算是褒奖的话就这样响在我的耳边。

  “余思哲,你就像这里的层层群山,各个山头都屹立了标新立异的叛逆冲劲……如果多几个叫余思哲的人,乌烟瘴气的太明江山,不知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