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1部分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 作者:流氓女主
楔 子 仰天一笑泪光寒
我蓦地抬眼,看着自己深爱却舍我而去的男人,心中万念成灰,摇头一声凄凉苦笑。

  曹正清看着我,嘴角淌下一抹殷红的血,嘴唇微微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又是凄美一笑,所有的深情,所有的劫难,所有的纠葛,所有的不舍,迸发于一句来生的誓言,“曹正清,我们一起去黄泉路上做一对鬼夫妻吧,那时候,再来不会有人来拆散我们……”

  曹正清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慢慢闭上了眼睛。

  我运气于掌,指尖一送,即刻便要刺入曹正清胸口。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刷”一声,一把利剑从曹正清身侧探出,斜插入我的胸口。

  我一怔,冷冷地朝那人看去,只见洁儿正战战兢兢地双手握剑,提剑刺入我的胸口,她力气不大,只有剑尖微微没入我体内。

  “我不准你伤害正清哥哥。”洁儿颤声道。

  看着那个女人,我说不出话来,只是提起一脚踹在她的小腹,那女人便笔直地飞了出去,林啸卿凌空一接,洁儿便安然落地。

  曹正清一怔,眼下的情况出乎他的意料,急急道,“不要伤害她!”

  “是她不要伤害我,还是我不要伤害她?是她,还是我?”我死死咬着唇,凄声问道。

  “她可是郡主啊!”曹正清无奈地看着我,一把抓住剑柄,便要从我胸口拔出。

  我微笑,大笑,继而狂笑,眼中尽是决绝,“不准我伤害她,那就来伤害我吧!”随即,抓住他的手猛地往自己的身体一送,“刷”的一声,整柄剑便尽数没入体内,从背后贯穿而出

  “思哲……”曹正清怔着,眼中的焦灼,愧疚,无奈,疼惜,刹那间滚滚而来。

  两人的手同时抓着剑柄,我死死地看着他。

  “为什么……为什么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却依然是一场空,一场梦,一场伤心。我的爱,比起你难言的苦衷,竟是如此不堪一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想起昔日的浓情蜜意,爱恨纠葛,款款深情,死里逃生,我不住地摇着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结局。体内那股莫名的痛楚像火山爆发,再也抑制不住,刹那间心痛欲裂。

  “为什么……”

  “为什么……”

  我看着曹正清,口中喃喃着,“怪苍天,戏弄人间,如梦如烟。”

  “思哲,等事情平息后,我会给你一个解释。”曹正清抚着胸口,低声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在众将领面前,我无法言说。盼你谅解。”

  “没有用了,曹正清。今日,是你负我,非我负你。挥长剑,断情丝,今生最恨。”我身体一震,那柄刺入胸口的剑便被内力震地直直地飞了出去,伸手接住,随手一挥,寸寸青丝断在空中,丝丝飘零。

  “从此,我对你的情谊犹如此剑!”内力勃然而发,剑尖一抖,周身空气荡开,整柄剑尽数断裂,簌簌而落。

  胸口的血,便狂喷而出。

  看着他,我摇头苦笑,泪光盈盈,“笑看世间,痴人万千,白首同眷,实难得见,肝肠寸断,回头太难!”

  “尘埃落定,万念俱灰。只笑我太过痴狂……”我冷笑一声,运气于掌,猛地击向曹正清的左胸,这一掌用上了七成内力。他毫无防备的身体便重重地摔了出去,又是“哇”的一声,胸前的衣襟已经完全被血渗透。

  曹正清看了我一眼,身体晃了晃,便斜斜地倒了下去。

  “正清哥哥……”

  “曹大人……”

  洁儿和林啸卿几乎同时叫出声来。

  我扬起冰冷的嘴角,随即身体又是一震,内力像风帆一样扬起,只听得“嗤”的一响,一件绣满金花的大红长袍顿时裂成碎片,抛向空中。

  “新妇裂红妆!”众宾客不安地喃喃着。

  “哈哈哈……”我狂笑着,双眼血红,心里被嗜血的冲动填满。胸口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我却毫不在意,心,痛的几乎要死去,流一点血又算得了什么呢?

  “妖女着魔了!”洁儿大叫道。

  我低头,冷冷地横了她一眼,目光凛冽,像一柄剑,缓缓凌迟她的每一寸娇颜。

  “白发魔女……”众将士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身体紧张地绷直。

  “白发魔女?”我疑惑着,低头抓起自己及腰的长发一看,原本乌黑的长发竟然通体雪白。

  “不……不……怎么会这样……”这一看让我大惊失色,不住地摇头,绝望地大叫。

  为情伤,世间事,皆无常;笑沧桑,万行泪,化白发。

  随即,心底涌起一股难言的无望和决绝,嗜血的冲动让我仰天狂笑,“哈哈哈……”

  “快带曹大人和洁儿郡主离开!”林啸卿命令道。

  “谁都不能走!”我大喝一声,身影跃起,一把夺过一个将士手里的长鞭,随即,暗含内力的一鞭挥了出去,可以听到鞭子切断肋骨和肉的声音。一个副都统惨叫一声,身体已经被拦腰削成两截,热腾腾的血如贯珠般,从齐刷刷的切口处“咕嘟嘟”地冒出来。一时间,成亲的礼堂中血气弥漫。

  唇间绽放一个冷漠的笑意,看着后退的众人,我血红着眼,一步步逼近。

  又是三个不要命的将士冲了过来。

  我挥起长鞭,强劲的力道带起“呼呼”的风声掠过那两人眼前,刹那间,两条喉咙被撕开,热血从脖颈里冲出来,撒泼在冰凉的地上,空气顿时被染成了绯红。

  第三个将士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退无可退之际,一咬牙,大吼一声冲了上来,“妖女,受死吧!本都统要把你大卸八块!”

  我扬起嘴角,无声地笑着,如妖如魅,手上的长鞭龙腾虎跃,“刷刷刷”飞去,像一把艺术家锋利的雕刻刀,顷刻间,一堆交叠的肉块呈现在眼前,最上面便是那一颗鲜活的人头,这便是我的工艺品。

  “刚好八块!”我冷冷道。

  就在我与这些将领缠斗的时候,林啸卿出其不意地架起洁儿和曹正清飞身出了帐门。

  “想跑?”我厉声喝道,正要飞身追赶,却被十几个将领团团围住。

  “活的不耐烦了!”眼中凶光闪过,脸上寒意大现,一道道凌厉的黑影便如疾风暴雨般横扫礼堂。

  只剩下最后一个将领了,他怔怔地看着我,身体剧烈颤抖,嘴唇嗫嚅着,似乎想说什么。没等他开口,我一鞭挥了过去,那颗头颅便飞上半空,鲜血喷在林啸卿亲书的那副“地久天长”四字大立轴上。

  “地久天长……地久天长……”我喃喃着,似乎不能理解这四个字的含义。

  长鞭一扫,卷起红烛,落在“地久天长”的立轴上,窜起的火苗顿时熊熊地燃烧起来。

  “地久天长”很快燃成了灰烬,不一会,火苗蔓延到了帐顶,很快,整座大帐变成了一座燃烧的火山。

  *

  我慢腾腾地走出帐门,天色已经大暗,回头看了一眼火海,冷笑着,“余思哲,这就是你今天拜堂成亲的礼堂。”

  远远看着曹正清和洁儿被送上一辆马车。那马车装饰豪华,由八匹骏马拉着,里面似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曹大人就交给本王,林将军放心。”

  八匹骏马飞驰而去,卷起滚滚残雪。

  一颗心从没有这样空洞过,似乎只有鲜血才能将它填满。不由喃喃道,“曹正清,我心的空间,是你走过以后的深渊,我情的中间,是你舍我而去的血泪。”

  两百士兵的卫队惊恐地围了上来,我睥睨着这些将死之人,右手一抖,长鞭上的血如一串油上的水珠被甩了出去,一滴也不留在鞭上。那根长鞭登时像乌沉沉的蟒蛇一样,在火光中透着死亡的气息。

  手中的长鞭一挥,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却听到一声威严的命令,“都退下!”这声音不大,但就如闪电窜过暗青色的天空,惹得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停了下来。

  士兵恭敬地退避两侧,让出了一条道路。在道路的尽头,站着一个沉稳如山岳的人,那正是林啸卿,只见他踏着坚定如铁的步伐,挺着笔直的脊梁,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这个夜晚漫长悠远,月色使荒野看上去如白亮亮银子造成的世界一般。天空是青黑色的,一排排的云如深黑的海潮,带着呼啸声从北边滚滚而来。

  于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女人和一个一身银甲的将军站在这样的月光下静静地对望。

  “你把曹正清送走了?”我冷冷道。

  “不错!”林啸卿直截了当道,“有什么怨恨,冲我一个人来吧!”

  狂风骤起,刮起白雾,天地混同一色。黑夜中的荒原看起来寒意逼人而充满死亡气息。

  我静静地看着林啸卿,及腰的白发在狂风中舞动,冷漠而凄清,妖冶而苍凉。林啸卿静静地看着我,银白色的盔甲在熊熊火光中闪着耀目的光辉。

  下一刻,长鞭扬起残雪,带着“飒飒”的风声,直击林啸卿面门,林啸卿蓦地抽出佩剑,伸手一挡,长鞭卷上了剑身。两人同时一挣,长鞭在空中被拉成了一条直线。

  “曹正清该死,你帮他,也该死!”我狠狠道。

  “是!”林啸卿道。

  “我恨他,你却帮他,所以我也恨你!”

  “是!”林啸卿简洁道。

  “我们两个中,有一个要死,二选其一,非此即彼。”手中的长鞭又是一紧,这条在空中被拉成直线的黑色长鞭上,恨意弥漫,杀气汹涌。

  林啸卿手持长剑,直直地看着我,眼中是淡淡的无奈、怜惜和不舍。然而,这样难得的柔情如一团火焰掠过他的脸,转瞬即逝。

  两人目光交错,一时间,电光火石,雷霆万钧。他身侧是林家军精锐,身后是赤华雪原,而我身后是熊熊的火光,退无可退,我也从没想过后退。

  过了半响,林啸卿持剑的手一抖,长鞭蓦地松开,他提起剑,狠狠往地上一掷,银色的剑便牢牢地插进积雪中。

  “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吧!”林啸卿张开手,平静地看着我。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从容。

  “将军!”他身侧的士兵顿时闹哄哄起来,林啸卿一眼横过去,他的兵便闭了嘴,却一个个咬牙切齿地看着我,恨不得从我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我收回长鞭,死死地注视着他,想看出这里面有多少作秀的成分,然而,没有。我细细地打量他,却始终看不出他作秀的地方,只看到一个沉默稳重的男人,向我张开双手,献上自己的生命。

  我身体猛地一震,长鞭一扬,狠狠抽在雪地上,划出一道深深地沟壑,随即紧紧抿着唇,别过脸去。

  过了半响,我喝道,“你走吧!”

  然而,林啸卿却在那一刻,双目大张,看向我的身后,大吼一声,“小心!”身体已经跃了过来。

  只听得破空之声近在咫尺,没等我回过神来,一支羽箭便狠狠射入我的肩膀,我毫无防备,痛苦地呻*吟一声,身体斜斜向前冲去。

  林啸卿一把抱住我,又瞪了一眼那个偷袭的士兵,吼道,“下去领二十军棍!”

  只听得那个士兵讷讷道,“将军,箭上淬了毒。”

  “五十军棍,下去领五十军棍!”林啸卿接近于咆哮了。

  O(∩_∩)O

  完整版简介

  一部史诗般的穿越大片,一段演绎乱世倾情的人间绝恋

  他,东厂厂公,权势熏天,武功盖世,注定一生不能为情所缚,却独为伊人倾心。

  她,流氓博士,一身正气,爱恨分明,带着前世被爱人背叛的伤痛,却再陷绝世情缘。

  红颜白发,爱恨璀璨,当他当众抛下身为新娘的她,跟随另一个女人头也不回地离开;

  绝顶之巅,一剑穿心,当她带着凄美的笑颜看着他的眼睛,跌落万丈悬崖;

  度过十年,历经百年,即使跨越千年,依然无法将你忘怀。如果爱有来生,曹正清和余思哲,这两个名字是否还能写在一起?

  洛洛新文《花开千年外:霸王警花坏总裁》

  http://vip.book.shubao2.com.cn/book/index_112645#post_form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1章 黑带九段
早上六点的闹钟还没醒,我就已经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我家老头子要求寝食无声,打小就家法高悬,揍得我对睡觉和吃饭都有下意识的厌恶。

  老头子是大学教授,住在城东老胡同,家里最多的就是书,一进屋你简直没有落脚的地方。这几年上海规划,拆迁拆到了城东。于是老头子成了国内著名的钉子户,你一定在网上见过一栋孤零零的老房子高高地矗立于马路中间,超出水平面足足有七八米。那便是他的杰作。

  拆迁办的人打来了电话,说再不搬就以妨碍国家公务起诉我家老头子。妨碍国家公务是多大的罪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我还有比搬迁重要一百倍的任务。

  找来两个人渣朋友一起帮忙搬家,我们挤在老房子的一角。我家老子瞪着窗花子,木讷多年的脸上挤出了一个表情,做诗的激/情和能力他是早就没有啦,但至少还有背诗的能为。所以他转了身,对了我们,吐了口气开始咏哦。他永远给自己做成这样一种错觉,他是世界的正中心。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等待一个表演。

  我父亲:“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我的父亲站在书堆中间,书用油纸包着,大部分连包都没开,从墙根一直堆往天顶,他旁边的几个书架子也是这样堆着。我的人渣子朋友们挠着头,干瞪着眼,不知道这老头子又发的哪门神经。我吁了口气,找个书堆坐下等他表演完。

  我父亲:“咄!休坐!”

  我只好带着我强扔的哀怨站起来,以便我父亲继续表演。

  我父亲:“……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事情想开了就简单,父母当然愿意搬走,城东老胡同已经没有立着的建筑了,这套小楼是最后的守望者。

  我父亲:“走啊走啊。人生皆虚妄,恩爱痴人逐。速速地走!”然后他平和淡定地说,“只是把书都带上。”

  我焦心地在屋里踱着,几乎绊倒在书堆上。

  我的一人渣朋友阿猫面部肌肉开始抽搐:“我……!”他大概也已经被我家的气场搞到不敢太粗口,于是只好打量眼前的一堆书,那堆书从他脚下一直堆到要他仰头,“……你姥姥耶……”

  另一人渣汪刀在做一种尝试,他企图背上了一包书后站起来,结果是他像一只被翻过来的乌龟一样挣命。

  阿猫歪嘴一笑:“刀,你翻着吧。我去找只母乌龟来跟你配对。”

  我:“外面快下雨了,防水工作要好好做,泡烂一本家父要跟你玩命,都是孤本。”

  阿猫:“什么玩意?”

  我:“中的西的,古的今的,家父学贯东西嗳,虽说他也不怎么看,可这就是他的全部家产了。”

  阿猫:“……能不能不搬啊?”

  我:“那他就绝不能走啦。你以为他为什么不走呢?我猜他也就是为了这命根子。”

  阿猫:“……这可是你家的事。要不我和刀还是……”

  我:“少废话了。姐姐我今天有大事情要办!”

  阿猫:“怎么,你老妈的跆拳道馆开业了?你丫要去露两手。说真的,你丫拿了跆拳道黑带九段啊!什么时候用我的散打跟你的跆拳道比划比划!”

  百败将军,我都懒得理他。

  汪刀就过来,抱了我们俩肩子,不是为了亲密,而是要耳语。 “我有个法,我把老王八犊子……哦,思哲他爹绑上啦,背走,我背,我觉着要省事很多很多倍。”

  阿猫和汪刀,一个四川佬,一个东北佬,就充满希冀地看着我。

  我:“刀我跟你赌,十赔一的档口,到了城南,你把他放下,他能掉头跳进黄埔江,扑腾回他的书边——如果没淹死的话。”

  汪刀:“……这么有种?”

  我:“就这事有种。你想想,他宁愿做个钉子户,到最后你让他背叛他守了一辈子的书,那不是要了他的命。”

  汪刀挠着头,并且看着另一个同样挠头的兄弟阿猫。阿猫在呲牙:“别听她说啦。你看这臭不要脸的高兴得两眼放贼光。”

  我:“不笑我还哭啊?!就这样,我还有事,今天你妈有大事,两个儿子你们要乖乖地听话,快搬!”

  话音未落,我已经冲下了小楼,身后是汪刀的叫骂,“王八犊子的,你当我俩是免费大苦力啊!”谁管他,我连滚带爬的下了楼梯,声都没吭半个,推起楼前的脚踏车就开始助跑。

  阿猫在呜呜乱叫:“……余思哲……你个臭不要脸的……在美国念完博士好的没学到,尽学了一身匪气……”

  谁管他,骂吧,我的儿子们,今天累不死你们。我飞身上车,然后在一声惨叫中又摔在地上——你尽可以找一截光杆用我那种姿势飞身上去试试。

  我便爬起来冲身后那两个王八蛋大叫:“妈的,车座让人给偷了,这是什么江湖,在美国黑鬼都不稀罕干这事儿。我头盔呢?!头盔呢?!”

  我身后便飞来一颗头盔炮弹。这车破到绝户,连车座也被偷,只是一根光秃秃的杆子。在我人渣兄弟的瞪视下,我把一顶头盔放在光杆上,然后把屁股放在那顶头盔上,摇摇晃晃地踏着那辆车出去了。

  我那老头在后面大骂,“孽子!”

  ~>_<~

  PS:流氓女主保证,每一章都高嘲迭起,精彩万分!慎入,因为你会欲罢不能!

  本章模仿兰小龙《我的团长我的团》背书情节,洛洛保证接下来全是俺的手笔~~喜欢兰大大的请将就一下!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章 悲伤恋歌
来到天平洋数码广场,买完我要的东西,又去死党那里装了一些必备的软件和资料,我便直奔李成扬闸北区的单身公寓。早上给他打过电话,扯了个慌说今天公司有事,但实际上,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我躲在他卧室的衣柜里,等啊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睡一觉醒来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听到他开门的声音,顿时欣喜若狂。

  但是,怎么会有两个人的脚步声?

  那两个脚步声,一进屋后便直奔卧室。我偷偷推开一条缝隙,往外瞄了瞄,但是只消这一眼我就成了傻B。

  我看到两个抵死相拥靠在墙上的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男的是李成扬,我的男朋友,女的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一进屋连一句废话都没有,就开始肢体语言。女人的白衬衣已经被推到了肩膀。李成扬猛地一沉,将女人的身体架了起来,女人一声惊呼,迷你裙是早已被推到了腰间,而现在她人已悬在半空。

  接下来依旧没有一句废话,只有沉重的呼吸和深深浅浅的撞击。

  语言在这里是苍白无力的!!

  我呆呆地察看着东岸我的阵地,因为它现在承担了几乎全部的炮火攻击,形状各异,千姿百态——站着的,侧着的,背着的,拦腰的。于是攻击、呼啸、射击、轰炸,翻来覆去的是沉默的本能。

  我的阵地失守了。

  这是一场展览,人体艺术的展览;这是一台大戏,武行的大戏。——唯一的观众在发愣。

  我木木然摸了摸,礼物还肩在背上,然后我摇摇晃晃跨出衣柜往床边走去,我身前的那个家伙此刻正发出天翻地覆后的吼叫。他身下的女人也已经声嘶力竭。

  我想用刺刀收拾这两个家伙,但是我没有,我只有拳头。

  女人媚眼如丝,似在回味云端的感觉,但下一秒她像白日见鬼似得尖/叫起来,从云端一摔到底,是的,到底了,没法再动弹了,因为我呲牙咧嘴地一把抓住了她的长发,使劲往后一拉,一张惊恐的脸顿时在我眼前放大。

  李成扬大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我没说一句话,我已经说不出话,只是利索地腾出另一只手,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刮子,李成扬“扑通”一声,床脚直愣愣地支起两只脚。

  “成扬,救我~~”女人哭叫着。

  我一个转身侧踢,女人像一颗被拨了外皮的竹笋,脆生生地飞了出去。这一切让我悲哀,而不是胜利的豪情。

  李成扬已经站了起来,他依旧光着屁股,我没法不注意他胯间那一个丑陋的汉子,此刻它正猥琐的瑟缩着。他看着我,一时无语,一张平静之极又疯狂之极的脸,然后我清晰地听到他吐出几个字,“你有完没完?”

  我用难得的沉默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发飙搞错对象了吧!但我知道,他绝不是开玩笑。

  光溜溜的女人像一条光溜溜的泥鳅,已经滑到了他男人的身后。她抱着李成扬的腰,躲在他身后,探出一张幽怨的脸看着我。

  五月的风吹进落地窗,吹散了多年的愉快恋歌。

  李成扬一转头,看着窗外冷冷道,“你走吧!”他甚至没敢看我一眼。

  我好想笑,想大笑,而实际上,我确实在大笑,只是笑声是一字一顿从嘴里说出来的而已。“哈~~哈~~哈~~哈”

  硝烟散去,爱意散去,我们用充/血的眼睛互相看着。

  “叫你滚呢!听不懂人话么?”女人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回击,“余思哲,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有多么了不起,伯克利的博士又怎么样,有什么稀罕的,我还是货真价实英国剑桥的博士呢。成扬他选择我是必然的,你有什么地方比得上我,脸蛋,身材,学历,家境,最要命的是你像个流氓,不,你就是个流氓。野蛮,粗鲁,满嘴他妈的,和小混混打架斗殴,脾气又臭又坏,你还是个女人吗你!你活该被甩!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还不快滚,丢人现眼!”

  这是个五月炎热的白天,像我早习惯的电视连续剧一样,风和日丽的战场并不存在,至少在三方博弈的感情战场上并不存在。

  我微微扬起了嘴角,当我的大拇指划过鼻翼时,我看到李成扬瞬间变了脸色,他太熟悉这个动作。

  “哦吼~~”我怪叫一声,在李成扬还来不及抬起双手抵挡时,我已经飞起一脚,狠狠踹在了他的胸口。在我脚还没落地时,我又是一个后旋踢,女人在一声惊恐的尖叫中像一发香艳的炮弹,飞出了卧室,重重地摔在客厅的地板上。

  我看着地上这对“金童玉/女”,撇撇嘴不屑地骂道,“呸——你爷爷的!”随即又看着已爬到李成扬身边的女人笑道,“贱人,你这么稀罕这个男人,让给你好了!姐姐不玩了!”于是我转身去拿地上的袋子,那里装着本来要送给李成扬的礼物。

  蓦地感到背后一阵风声,我一转身,但女人已经气急败坏扑了上来,还没等我躲闪,女人已经扑到了我的胸口,她像一头受了刺激的母老虎,不顾一切地撞到我身上。

  我一连倒退三步,正要停稳时,后背竟然一空整个人已经退出了落地窗,又顺势在栏杆上一撞,下一秒,我翻出了栏杆。

  在惊愕中,我的身体像一个沉重的沙包,直直地掉下18楼。

  o(∩_∩)o

  PS:流氓女主说的没错吧,绝对精彩!求收藏!
第3章 暴雨梨花
“啊!!!不要啊!崔大人,求求你,不要这样!啊~~救命啊!!!”

  我就是被这一声高过一声的哭声和惨叫声吵醒的。真是活见鬼,一大清早的,一定又是楼上的死胖子幸福的A片时刻,这家伙简直太敬业!

  我咕哝一声,不愿张开沉重的眼皮子,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想翻个身给自己找个更舒服的躺姿。但是,这一个动作顿时让我睡意全消!空荡荡啊!

  我吃惊地睁开满是眼屎的双眼,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根房梁上——阿猫的恶作剧?汪刀的杰作?

  “人渣,等逮到机会,我非整死你们!!!”我心中咬牙切齿地骂道。

  “啊!!!不要!大人,饶了我吧!!!”

  屋子底下传来的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马上转移了我所有的注意力。我擦了擦眼角的分泌物,侧身一看,顿时惊出我一身的冷汗。

  那下面是绝对不同于现代的摆设,所有的一切家具和器具看上去都像出土的古董。两个字风驰电掣地跳进我的脑海——穿越!

  “啊!!!”

  又是一声惨叫。

  我微眯双目,屏住呼吸,侧身躺在房梁上向下看去。

  只见一个男人,一个披头散发狂笑着的男人,敞着上衣,露出精瘦的胸膛。再仔细一看,男人的脸上竟然还化着浓妆:描长的黑色眼线、妖媚的紫色眼影、冷艳的暗色口红,将他本来就白/皙的脸衬得极其妖艳。

  只见他拿起一个什么东西,向一个女人冲去,而刚才听到的哭叫声就是这个女人发出的。 女人左躲右闪,连滚带爬。男人毫不怜香惜玉,狂笑着,追赶着,戏弄着女人。

  (此处删减1500字)

  这活色生香的场面,看的我差点喷鼻血,血气上涌,只觉得脑袋嗡嗡地乱响。

  我家老头子,从小对我家法高悬。所以,余思哲虽然星格流氓,但在男女情事方面却知之甚少,更不知道女人和女人竟然还能那个啥。

  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女人被他虐待而死。女人不是玩物,绝不是男人的玩物!!!

  正当我咬紧牙,准备从房梁上跳下去时。房门被人“嘭”地一声踢开了,一个男人背着手,冷着脸,一声不吭地走了进来。

  o(∩_∩)o

  PS:流氓寄语:非常感谢五媚儿的修改意见!流氓女主在此谢过了!求收藏哦~~~

  新浪严打,此章节为删减版。未删减版本请进流氓家族群,共享里有。
第4章 人皮客栈
进来的这个男人,修长的身躯上套着一件九龙五爪银灰色蟒袍,腰上系黑色镶玉腰带,长发及腰,干净利落地束起。一张脸棱角分明,英俊无俦却冷若冰霜,尤其是那双狭长的眼眸,透着凌厉和阴狠。

  刚才还嚣张狂妄的男人一看此人,顿时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主公~~”

  “崔新旺,你好雅兴啊!游戏也要搞得这么惊天动力!”被叫做主公的男人冷冷道。

  “主公,我~~我再也不敢了,请主公饶命!”崔新旺战战兢兢道。

  “这是你的娱乐节目,我本不该过问。只是你疯到连自己房里多了一个人都不知道,那就实在是该死!”

  男人的话像一记炮弹在我耳边炸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黑影在我眼前一晃,我的领子就被人拽了起来,整个身体忽然腾空而起,下一秒就重重跌坐在地上。从小养成的武术修养让我迅速反应过来——我一连三个后空翻,“蹭蹭蹭”跳出三米。等我拉开架势再次站定,我看到了那个把我从房梁上抓了下来的男人。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的房梁上?”崔新旺瞪大眼睛看着我。

  “你管我是谁?——变/态佬!”我嘴里骂道,心里却惊魂未定,眼睛死死地盯着旁边那个叫男人。他的身上有一种很强的气场,那是真正的高手所具备的特质。

  他爷爷的,就算碰到了高手也绝不能坐以待毙。我先发制人,一个旋身欺近男人身侧,紧接着一招单腿连踢攻向男人。还没等我挨近,男人一出手,我的眼前就一片黑暗,我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整个人已经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脑子一片混乱。

  一阵嘈杂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膜,等我的眼睛逐渐适应眼前的光线时,我看到了一片血的海洋,一个几乎已成骷髅的人吊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他胸腔上的肌肉,都已经被割掉的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甚至可以看到里面跳动的鲜红的心脏。但是很明显,他还没有死,因为他还在义愤填膺地叫骂,“曹正清,你这个东厂的阉驴,你私设公堂,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把他的舌头割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曹大人,这~~这不符合祖宗定的凌迟的规矩~~”一个虎背熊腰的大个子点头哈腰道,他衣服的下摆塞在腰间,手上正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精钢小刀,可以看得出,他是行刑的侩子手。

  “还要/我再说一遍么?”男人的声音里有一种不怒而威的力量。

  刽子手没有再让那个叫曹正清的男人说第二遍,他转过身,一把抠出那个可怜人的舌头,手起刀落——男人的脸色转瞬间变成了金子一样的颜色,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他的身上,血和水混合在一起。他在骂,但发音已经十分困难,尽管知道他在骂,但骂的什么,谁也听不出来了。

  崔新旺一直站着另一侧,此刻他阴阴地说道,“谭武,没有了舌头,这下想骂也骂不出来了吧!嘿嘿~~敢骂主公,就算你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他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这个笑声我太熟悉了,就像汽车急刹车时,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随即他转头冲那个侩子手喝道,“王老四,还不继续!五百刀还没割满呢~~如果不割足刀数,不仅仅亵渎了太明的律令,而且也对不起眼前的这条好汉,哈哈哈~~~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割足五百刀再让他死,如果让谭武在中途死去,那刑部大堂的刽子手,就真的成了下九流的屠夫,你说呢?”

  “是!崔公公!”那个叫王老四的侩子手,双手微微有点发抖。谭武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王老四突然觉得双手灼热难熬,好像随时都会变成火焰烧成灰烬。

  王老四用盐水毛巾揩干谭武被水和血污染了的身体。蘸湿毛巾时,他把自己灼热的双手放在水桶里浸泡了片刻,提起来擦干。谭武的无舌的嘴巴还在积极地开合着,但发出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微弱。王老四明白,执刑的速度必须加快,切割的肉片必须缩小,血管密集的部位必须回避,原来的切割方案必须实事求是地进行调整。这不能怨刑部大堂的刽子手无能,只怨曹正清大人乱下命令。

  他抖擞精神,不再去顾念身后的曹大人和他的部下们。他操刀如风,报数如雹,那些从谭武身上片下来的肉片儿,甲虫一样往四下里飞落。

  他用两百刀旋尽了谭武大/腿上的肌肉,用五十刀旋尽了谭武双臂上的肌肉,又在谭武的腹肌上割了五十刀,左右屁股各切了七十五刀。

  至此,谭武的生命已经垂危,但他的眼睛还是亮的。他的嘴巴里溢出一团团的泡沫,他的内脏器官失去了肌肉的约束,都在向外膨胀着。尤其是他的肠胃,就如一窝毒蛇装在单薄的皮袋里蠢蠢欲动。

  王老四直起腰,舒了一口气。他已经汗流浃背,双腿间黏糊糊的,不知是血还是汗。为了刑部大堂刽子手的荣誉,他付出了血的代价。

  只剩下最后的六刀了。王老四感到胜券在握,可以比较从容地进行最后的表演了。

  此时的谭武样子可怕极了。王老四要下第四百九十七刀了。而我,已经被彻底震惊——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o(∩_∩)o

  PS:流氓女主的文属于重口味,不能适应者请慎入!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5章 身陷魔窟
崔新旺突然冷笑道,“祖宗的规矩我也是懂得,按照规矩,现在可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剜掉犯人的双眼,一种是割去犯人的双唇。谭武的眼睛实在让人瞧着不顺眼,就把他的双眼挖了吧!咱送他一个死不瞑目,哈哈哈~~~谭武,我这是为你好,让你做一个安分守己的鬼,眼不见,心不乱,省得你到了阴曹地府还折腾。阳间不许折腾,阴间也不许折腾。无论在哪里,折腾都是不允许的。

  当王老四把尖刀对准谭武的眼窝时,谭武的眼睛突然地闭上了。这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因为即使对杀人如麻的职业刽子手来说,剜去目光炯炯的眼睛,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他抓紧了这大好的时机,让刀尖沿着谭武的眼眶转了一圈……第四百九十七刀,他有气无力地报了数字。

  当他举起刀子去剜谭武的右眼时,谭武的右眼却出格地圆睁开了。

  与此同时,谭武发出了最后的吼叫。

  这吼叫连王老四都感到脊梁发冷,那个一直冷冷地坐在黑暗里的男人,依旧一声不吭,只是他身后的几个随从,竟像沉重的墙壁一样跌倒了。

  王老四不得不对谭武那只火炭一样的独眼动刀子了。

  那只眼睛射出的仿佛不是光线,而是一种炽热的气体。王老四的手已经烧焦了,几乎捏不住滑溜溜的刀柄了。

  王老四知道没有时间可以拖延了,他只好硬着心肠下了刀子。刀子的锋刃沿着谭武的眼窝旋转时,发出了“噬噬”的声响,这声响曹大人能听到,曹大人身后的随从也能听到,被绑在架子上不远处的我也能听到,那些咝咝的声响,穿透了我的肉体,缠绕着我的脏器,在我的骨髓里生了根,今生今世恐怕也难拔除了。

  谭武那残破的嘴巴里发出的像火焰和毒药一样的嗥叫。

  这样的嗥叫可以毁坏常人的神经,但王老四习以为常。真正让王老四感到惊心动魄、心肝俱颤的是那刀子触肉时发出的“噬噬”声响。第四百九十八刀……他说。

  曹正清身后又有一名随从跌倒在地。

  谭武的两只眼睛亮在地上,尽管上边沾满了泥土,但还是有两道青白的、阴冷的死光射出,似乎在盯着什么。

  王老四知道,我也知道,它盯着那个叫曹正清的男人。

  这样的两只眼睛射出的光芒,会经常地让这个曹大人忆起吗?我木木地想着。

  执刑至此,王老四感到乏透了。

  第四百九十九刀,王老四旋去了谭武的鼻子。

  此时,谭武的嘴里只出血沫子,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一直梗着的铁脖子,也软绵绵地垂在了胸前。

  最后,王老四一刀戳中了谭武的心脏,一股黑色的暗血,如同熬蝴了的糖稀,沿着刀口淌出来。这股血气味浓烈,使我又一次体验到了恶心的滋味。

  他用刀尖剜出了一点谭武的心头肉,然后,垂着头,对着自己的脚尖说:“第五百刀,请曹大人验刑。”

  就在刽子手报出第五百刀的那一刻,我的眼前一黑,再一次昏了过去,而在昏过去之前,我眀了了一件事,我穿越了到了一个魔鬼的乐园,而那个魔鬼就叫曹正清。

  不知昏了多久,一盆水把我当头浇醒。

  我甩甩头,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的架势。

  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就算是在美国唐人街被黑帮围困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害怕过。

  烧的红通通的炉子上插着铁钳,炉火很旺,反倒更衬得这个地方的阴冷。我被挂在墙上的各种刑具震惊,那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新生事物带来的触目惊心。隔壁不时传来鬼哭狼嚎的惨叫,我的记忆里又闪过了谭武被凌迟的场面。

  习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